无错小说网 > 荆山之玉 > 向星北 四

向星北 四

一秒记住【无错小说网 www.wucuoxsw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????他的身影凝滞了片刻,忽然一个转身,抬手按在了墙壁上。

????啪的一声,头顶的灯亮了,雪白灯光骤然驱走昏暗,充满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,甄朱习惯了昏暗光线的双眼感到有点不适,眯了眯眼睛。

????向星北已经回到了她的面前,拿过她手里的文件,看也没看一眼,放回在了桌上。

????“朱朱……”

????他注视着她那张在灯光下素白的不见半点血色的干净面庞,沉默了片刻,艰涩地说道:“我知道我没资格要你做什么,不做什么,但离婚,真的超出了我的想象,请你再考虑,好吗?”

????“向星北,今天往前半个月的那天,是我们结婚十周年的纪念日。”

????他迅速看了她一眼,眼中掠过一丝复杂之色。

????“十年了,我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,我们结婚居然已经十年了!向星北,刚才你说离婚超出了你的想象,你自己也知道的,你是在撒谎。事实上,你早就已经想到我们会有这样的结果了吧?”

????“朱朱,听我说,我从没有想过离婚,以前没有,以后也不会。”

????向星北抬手,握住了她的手臂。

????“我知道我们之间存在一些问题,不小的问题。上次见面我们又吵架,是我的错,回来后,我并非没有考虑过我们的事。我原本就打算等我这里空了点,我请个假回去,找你再好好谈谈……”

????“没什么好谈了。向星北,我和别人上过床。我背叛了你。”

????她说完,迎上了他的目光。

????他仿佛被人狠狠抽了一下,肩膀一僵,目光骤然定在了她的脸上,一动不动。

????“惊讶吗?”

????甄朱笑了笑,挣脱开了他还握着自己胳膊的两只手。

????“你一直不在我身边,婚姻于我而言,早失去了当初的意义,我也不再爱你了。我不想欺骗你,我想你也不愿被我欺骗,所以趁着出国之前,我来这里找你,把事情和你说清楚……”

????“那个别人,是程斯远?”

????他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,目光渐渐露出阴鸷之色。

????甄朱皱了皱眉:“向星北,我最后再和你说一遍,我和程斯远没有半点私下的不正当关系!你为什么总是把事情往他身上扯?”

????也不知他是否听进去了,脸上阴霾密布,一语不发。

????“这几年你总不在我身边,随便你怎么想我,我有需要,感情和身体的双方面需要。我的追求者不多,但也有几个,条件并不比你差,你也知道的,所以我和别的男人上了床,这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吗?”

????向星北的手慢慢地捏紧,骨节相错,发出轻微的咯咯之声。

????甄朱神色平静:“你很难接受?向星北,醒醒吧,人是会变的,我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我了,现在我就是这样的人,这就是现实。”

????向星北额侧渐渐爆出几道血管青筋,盯着她,一字一字地道:“甄朱,你知道的,只要我不点头,我可以拖你一辈子,你永远也别想正大光明地和别人在一起!”

????甄朱凝视着他:“向星北,你是这样的人吗?”

????他紧握着的拳慢慢地松开,俯视着她,目光冰冷:“你自己刚也说过,人是会变的。”

????甄朱沉默了片刻:“我背叛了你,你是可以这样,可是有意思吗向星北?我们曾经也算是爱过,既然如今已经到了这地步,为什么还不放手?我确实没有尽到妻子的职责,但你呢?结婚十年,你在我身边待过多久?在我失去了孩子,最需要你的时候,你人又在哪里?”

????向星北眉峰陡耸,无比惊诧:“你说什么?孩子?你怀孕过?”

????甄朱慢慢地抬起眼睛,和他对视着。

????“星北,虽然你从没给我压力,甚至说可以一辈子不要孩子,但我知道,不止你的母亲,你自己的心里,其实也是想要孩子的。还记的三年前我去看你的那次吗?那时我就已经对我们的婚姻感到疲倦了,但我还不想放弃,我改变了主意,想生个我和你的孩子,我希冀着有了孩子,或许会给我们的生活带去新的转机。那次回去后,我真的如愿怀孕了。当时我很高兴,我第一时间联系你,想把这个消息告诉你,可是我却找不到你,他们告诉我,你暂时不方便对外联系,让我耐心等待你来联系我……”

????她点了点头:“我理解。这些年来,这样的情况,我遇到过不止一次了。当时我对自己说,好啊,那就等吧,等星北过段时间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再给他惊喜也是一样……”

????那么久之前的事了。

????后来,两个月后,他终于打来了电话,问她什么事。她在那头用平淡的语气说,并没什么事,只是当时忽然有点想他,所以才打了那个电话。

????当时既然没有告诉他,她原本也以为,这一辈子都不会在他面前再次提及了。

????可是或许在她心底的深处,终究还是有那么一丝不平,终究到了此刻,还是说了出来。

????甄朱顿了一顿:“一个月后,有一天我去附近超市,被一个骑自行车的小孩给撞到了地上,小孩跑了,我当时也不觉得有什么,到了半夜感到肚子不舒服,我自己开车去了医院,在医生的建议下住了一周的院,但最后还是没能保住……”

????向星北惊呆了:“出了这么大的事,你为什么不告诉我!”

????甄朱一笑:“告诉你有什么用向星北?你打来电话的时候,我已经出院回家大半个月了!告诉你,再等你回来安慰我?我不需要。”

????“朱朱……”

????一声“朱朱”,包含了无尽的自责和愧疚。

????他抬手,将她再次揽入怀中,紧紧抱住,下巴抵着她的额。

????甄朱一动不动,任由他抱着自己:“从前我不愿意生孩子,我知道你为此在你妈那里承受了不小的压力,我感谢你对我的包容,但是向星北,我真的已经厌倦了这种生活。这次来的路上,我遇到了一个姓章的大姐,虽然她一句也没说自己爱她的丈夫,但我知道,她那种爱,才是真的爱。可是我没有她伟大,更做不到能像她那样去爱一个人,爱到甘愿为对方承担起一切。你妈曾说过,我是个自私的人,只顾自己,全不为他人考虑。从前我并不承认,但现在我知道了,她看我看的一点也没错,我确实就是这样的人,一遇到坎,更多还是为自己考虑……”

????向星北紧紧地抱着她,用他滚烫的唇,不住地亲吻她凉凉的面颊,“朱朱,不要这么说,我知道,全是我的不好……”

????甄朱推开了他。

????“你需要的,是个爱你爱到愿意包容一切的妻子。我需要的,是个能把我放在第一位,在我需要时时刻陪伴我的丈夫。你我都不是对方的合适对象。很不幸,我用了十年时间才终于认清了这个现实,也幸好今天终于可以结束了。我刚才也说了,我的身边已经出现了真正适合我的人。”

????“向星北,如果你真的爱过我,也希望我余生能过的好的话,请你放了我,不要再妨碍我开始新的生活。”

????她凝视着他,慢慢地说道。

????向星北沉默着,目光定定地望着对面她那张平静如雪的脸庞,身影僵硬。

????许久,两个人都没再说话了,房间里陷入一片死寂。

????一只背壳长着美丽花纹的夜虫被灯光吸引,从开着的窗户里贸贸然地飞了进来,绕着顶灯盘旋了几圈,一头撞了上去,“啪”的一声,掉到了地上。它仰面朝天,身子在地上不住地打着圈,脚爪徒劳地抓握空气,翅膀震动,发出连绵不绝的嗡嗡响声。

????……

????第二天清早,向星北将甄朱送至港口。

????他一路稳稳地开着车,一句话也没说。

????“向星北,送我到这里就可以了,我自己可以上船。”

????他下车,转到车后帮她拿那只箱子的时候,她说道。

????向星北仿佛没有听到,啪的一声关了车门:“走吧,我送你上去。”

????他说完,转身朝前大步而去。

????她没再坚持,随他默默上了驳船,最后终于登上那条她昨天刚下来的船时,看到老李正站在甲板上,仿佛在等着他们,一看到向星北,立刻热情地迎了上来,和他握手,随即看了眼他身后的甄朱,掩饰不住神色里的诧异:“昨天才到的,怎么才过一夜,今天就要回去了?”

????向星北说:“昨晚她那边忽然有事,只能回去了。她不会坐船,回程也要麻烦你了,劳烦代我多多关照些。”

????老李信以为真,露出惋惜之色:“太不巧了,真是可惜,这么辛苦才来一趟!”随即又安慰,“能见上面就好!见面了也是一样!放心吧,小甄交给我了!回程中间只停靠一个接驳点,会比来时快的多!你安心就是。”

????向星北笑着向他道谢。

????“没事!”老李低头,看了眼腕表,“离开船还有五分钟,那你们夫妻抓紧时间再告个别,我避让,免得做你们的电灯泡!”

????老李自以为幽默地和向星北开了个玩笑,自己哈哈笑着,转身先走了。

????向星北转向甄朱,双目落到了她的脸上。

????海平面上还没有日出,远处天际抹着一层淡淡的灰蓝。海风很大,迎面吹来,吹的她眼睛异常酸涩,他的眼睛里,也蒙着一层淡淡的红色血丝。

????她昨夜睡睡醒醒,知道他也就在车里过了一夜。

????此刻,两人就这样相对立在甲板上,中间隔着几步的距离,没有谁先开口说话。

????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。

????开船前的这五分钟,慢的仿佛一个世纪,却又快的如同就在一个眨眼之间,甄朱望着对面那张熟悉的男人的面庞,神思渐渐恍惚之时,耳畔忽然传来鸣笛之声。

????船要开了。

????他仿佛突然惊觉,回过了神,朝她迈了一步,停在了她的面前,朝她伸出了右手。

????甄朱心里微微发涩,亦慢慢朝他伸出了一只手。

????他张开手掌,握住了她朝自己伸来的那只手,紧紧地握了一握,随即松开。

????“祝你和程斯远幸福。”

????他说完,朝她点了点头,随即迈步,从她身畔走了过去。

????他的步伐起先迈的很慢,渐渐地,越来越快,越来越快。

????老李叫了他一声,跑了上去,和他最后道别。

????他略微仓促地停下脚步,转过身,和老李再次握手道别时,甄朱看的分明,他的脸上已经带着他一贯的那种从容的笑意了。

????……

????舰体慢慢地驶离港口,岸上那个身影渐渐缩小,越来越小。

????甄朱转过了身,迎着海风,眼眶里涌出了一阵热意。

????年轻时相遇,她对他一见钟情,追求他,结婚,十年后的今天,她带着一张结束婚姻的白纸黑字的纸,在他祝福自己的握手中,离开了。

????这一生中最好的青春年华,如同船尾那束在碧海中翻涌着泡沫的的巨大白浪,在她身后就这么过去了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????后悔吗?

????并不。

????只是这一刻,眼泪终究还是忍不住落了下来。